王玉龙--宣家鑫书法三步曲
 
 

   艺术家的两种生命形式:除了自然生命,还有艺术生命。宣家鑫自然也不例外。

    在进入正题之前,必须要有一种情境描述,以便将问题导向更深层次的体认。此处选择“身份选择”为情境描述的切入口。移民与外来人口问题正在困扰着这座繁华的城市。资源共享并不等于资产公有。文化本身也不容许经济规律处于崩溃状态,彼此相依产生的冲撞令世界异彩纷呈,而骨子里的私下争夺、杀伐、攻击、对抗,可以背离人性原则甚至弃置不顾,人性本体自私的负面价值彰显无疑,但它又是以伪装的人格面具加以呈现的。都市群体与外来人口永远没有和谐共处的一天,排外既是其本质,更是差异产生的天然本性,统治与支配是都市群体根深蒂固的特权,外来人口在没有取得资格前,唯有生活在都市的飞地。

    身份意识是一具双面怪兽,标准的模糊性,意义的可塑性恰恰是其魅力所在。几代移民的事实无法更改其血统和籍贯的属性。结构主义大师雅克德里达也曾描述过类似的边缘性体验,来自阿尔及利亚的事实,使他法国人的身份意识永远地烙上了“黑脚”的印记。一此视之,我和宣家鑫都处于边缘状态,我们都能够感受到语言的源头、规范和权威,都来自于一个不属于他的历史和环境,这种“语言的放逐”我们同样能够阅读到源自祖先生存之地的乡音。无须掩饰这种非中心的存在前提。

    看来身份意思的有效性似乎还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一种难以消蚀的尺度,溶解于当下的生存语境大背景中。下面是一个边缘人对另一个边缘人的历史性叙事结构。

灵性初萌的练习曲

    滤去岁月的风尘,让时光倒流到40余年前。在浦江两岸边一个男婴第一声碲哭,预示着一个书家的诞生。而且他的降临会对日后的书苑一个惊喜。

    黄浦江又名春申江,得名于战国著名的四公子之一——春申君黄歇。故上海旧时的简称为“申”沪剧前身名曰“申曲”。试想早在遥远的战国时代这里已播下多情的种子,潇洒的风韵,懒散的情调…..此时,透过沉重的夜幕,看到西方帝国主义列强凭借雄厚的资本,发达的科技,用坚船利炮轰开封闭的国门,侵略者的枪尖挑着殉民文化遮羞布招摇过市,更重要的是带来冒险精神挑战风格。从此,在远东崛起了一个浸润着殉民文化海天富艳的上海滩,这是用巨大的屈辱换来的繁荣,作为附加值还有一个叫香港的荒凉海岛痛苦地血色黄昏背景上升起。

    宣家鑫就降生在这个充满海派文化色彩的繁荣的大都市。这座城市固有的文化基因,也在潜移默化中催生出一位另类书家,历史叙述将会给出一个算不上答案的结果。

    19世纪40年代,海盗精神仍在欧洲大地蔓延,金发碧眼魔鬼般的欧罗巴人高大厚重的铁甲舰系泊于浦江码头,傲然俯视东方文明古国的小木舟,不公平的较量,最终以被迫接受的形式,作暂时的悬搁。但蒙古人种曾经有过的巨大辉煌,不会为眼下的奴役所征服,一脉相连的元蒙铁骑横扫欧亚大陆的血性,国人记忆犹新。

    回到作为个体存在的宣家鑫,骨子里流动着这种冒险、刺激、不惧挑战从容应对的不屈精神和血液。宣家鑫不是天才,当然也不是什么疯子,是书家队伍中的弄潮儿、冒险家和另类。在他的家族中有一位颇具知名度的艺术家,他的舅父黎邦定是海派嫡传王个簃的高足。宣家鑫是为了书法而光临人间的。

    小外甥天性深处偏嗜书法的文化基因,决定了今后人生发展的生命轨迹,既然如此酷爱书法,拗不过外甥的吵闹,不得已舅父黎邦定带他去拜见大风堂下的女弟子历国香。女性艺术家特有的温柔和敏锐慧眼识宝,认为孺子可教也,只要调教有方,比成栋梁之才。从此宣家鑫开始走上一条漫漫无尽的书写之路。灵性早存,慧根独具,使他在入门阶段即显示出高人一头的悟性,不多几次的指点,为他洞开通向书艺美的门扉。

天赋加名师为少年宣家鑫奠定书法美的历史导向。入手于秦篆、汉隶和唐楷,起步于汉赋、唐诗与宋词,翩翩而行的朱衫少年,沐秦风汉雨,览云影草色,执象管,吮古墨、抚彩笺,游走信步于翰墨天地。

少年不知愁滋味,春风得意马蹄疾。

   周星莲《临池管见》云:“初学不外临摹。临书得其笔意,摩书得其间架。临摹即久,则莫如多看、多悟、多商量、多变通。”少年宣家鑫开悟之初,即得名家亲传,他和蒙师历国香的关系,似于书圣王羲之和卫夫人有些类似。女性传授还隐喻着母性的温馨,对于保护并提升少年读书郎习书的热情,诱发天才的思维火花,是男性书家无法企及的。问题是再强大的外在动力,必须通过自身的内在动力驱谴,才能发挥作用。多看才能多悟,多商量才能多变通。再说千年文化雄厚的积淀,作为一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化资源,不由你漠视其存在。秦祖丞《绘事津梁》云:“初学必以临古为先。” 少年宣家鑫的书法练习曲就是这种内外作用互渗下进行的。

    历史发展的情境逻辑表明,第一口奶的意义将决定受奶者一生的体质,左右其生命轨迹的发展方向和境界。不走弯路的高起点,维系着书家的审美价值向度,布尔迪厄认为对社会生活反观性探讨,使这项工作的中心集中于“habi-tus”、“capital”、“field”三个基本概念。尤其是habi-tus概念涉及的有关知识的基本资源,这是人们作为生活于某种特定的文化或亚文化群的结构而获取。宣家鑫最初的生活情境告诉我们:再内有黎邦定,再外有厉国香,这种内外重合性别平衡的优化调节,构成一个良性循环的学习场。

无须讳言,宣家鑫最初的书法练习曲弹得并不十分流畅、熟练,但相当清晰、明亮、合乎规范。解缙《学书法》说得好:“学书之法,非口传心授,不得其精。大要须临古人墨迹,布置间架,担破管,书破纸,方有功夫。”如此一来,是书法选择了宣家鑫,一个悖论以介入开始没有终结。永远得书写造就永远得书家。

才华横溢得圆舞曲

    东方文化得象征符号以太极图得阴阳鱼游动表征着思维性格特质,书法生命圆舞曲得发源地在赤县神州。

    在长期的零距离交往过程,以一个边缘人对另一个边缘人得关照看,我从不怀疑宣家鑫先天拥有得智慧,才华与识见,可贵得在于他得坚持、执着、勤奋、扎实。想想像钱钟书这样伟大的天才都以笨功夫做学问,何况一介布衣先生?朱和羹在其《临池心解》中陈述道:临池之法:不外结体、用笔。结构之功在学力,而用笔之妙关性灵。苟非多阅古书,多临古帖,融会于胸次,未易指挥如意边。能如秋鹰博兔,碧落摩空,目光四射,用笔之法得之矣!

    书法不同于写字。书法是对生命之道得书写,借汉字符号建造心灵的图象,简称“心像。”一个书家如果缺少博览群籍的阅读修养,何以胸次高广独登高楼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经过书法练习曲的训练,临池技巧关早以克服,默帖布成问题,书外功夫的滋养,览山历水的陶冶,已被提高到更重要的层面。青年宣家鑫之所以会日后巨大的攀升和成功,在于他较同一年龄的书家更注重书外功的培养,以超人的热力追寻知识,从传统国学跃向域外西学。如此一来,思想层次有了质的升华,思考方式有了新的突破,此乃孙过庭《书谱》倡扬的“通会”之功。他的豪情壮志不会滞留于只知写字不问学术,守旧有余创新不足难容其不断进取的性格。他是高天远飞的鸿雁,不是坐守一隅的井蛙。钱泳《书学》批评某些书家,笔底所书“全无帖意,如旧家子弟,不过循规蹈矩,饱暖终身而已。”然在宣家鑫的心灵深处,早就萌动着要干一番大事业的雄心,烟云供养,江川滋育,地火在人间运动,总有一天会爆发出冲天的巨火。

    光阴茬苒,我已鬓催华发,岁月沧桑留下的印痕,证明我已步入知天命行列。回首往事,过去故事已为切实的感受所取代,当我执笔为文之时,我在烧汤煮饭,准备迎接稚子归来。龚自珍《咏史》诗云:“着书都为稻梁谋。”两个边缘人的订交,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惺惺相惜的相知投缘,共同走过这段历史时间。

    调整一下叙事视角,揭示前史旨在反观后史,倒叙的“闪回”很有必要。当时我正在张扬新方法论,普罗米修斯和西西弗的双重身份,难免一石激起千层浪,守旧与图新,自然形成壁垒分明的两大阵营。像康梁公车上书一样,维新派绝对处于劣势群体,再说孤军作战,一度处于四面楚歌的困境。以楚三,白鹤等为代表的枪手,用霸道的极权主义逻辑话语,在我头上扣上许多不着边际的帽子,什么“天知”“无知”“狂妄”“新名词爆炸”“满纸洋文”。我的反击被专业媒传彻底封杀。唯有老老实实站在灵魂审判的祭台等候判决,这一来,我在书坛整整消失了十年。十年一觉春申梦,赢得一纸辛酸言。值得欣慰的是宣家鑫始终上是我最强烈的支持者和盟友。由于共同的边缘人的身份意识蕴有共同的冒险性格,企盼挑战,不惧失败,最怕失去对手。典型的边缘人为了对手而生存。

    西门吹雪算什么英雄,儿女情长没出息。唯有孤独求败。尽管宣家鑫和我的工作重点有所不同,他投身商海我依然守望着意识形态的思想领域,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友谊。先慈母在世时有言:“物是新的好,人是旧的好。”在我看来,宣家鑫的智慧表现在对书外功的重视,对知识渴盼和敬畏是他书法圆舞曲的主旋律。前些时在书肆邂逅著名艺术家董衍方,说他赴日办个展,梅舒适和小林斗盦都强调艺术家的学术修养,以为将主要精力放在学术研究上。宣家鑫历来重视读书以养心的能力培养,这使他的行草书具有浓厚的书卷气息,丰硕的知识积淀,有如梁章钜《学字》所说:“凡临古人书,须平心耐性唯之,久久自有功效,不可浅尝辄止,见异即迁。”

    厚积薄发才华横溢的青年宣家鑫,在寂寞等待中终于迎来一连串闪光的荣耀,记录了书法圆舞曲行动过程的一个个瞬间意象“峨眉杯”、“青泉杯”、“三峡杯”、“双羽杯”……一只只奖杯上铭刻了同一个符号:“宣家鑫。”年轻而不安的灵魂还在悸动,白尺竿头,更上层楼。他那抒情一达意一造型的书法文本,飞向大洋彼岸的加拿大,一衣带水的日本,真是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纸墨清香,笔砚韵雅。假若有机会造访黄河、常德、万竹园碑林,同样会与一个熟悉的符号“宣家鑫”相遇。他的许多书法文本被安置在庄重典雅的碑林。朱衫少年已长大成白衣书生,风韵洒脱,似玉树临风长啸林泉,翩翩舞姿愈发生动,若满弦劲弓蓄势待发。

    在书体样试的抉择方面,宣家鑫采取多向掘进的创作策略、篆隶楷不用说了,行草显然是必修课目,即使是草体也是章草今草兼修,至于书写形式,亦能从蝇头恭楷到大字榜书全向展开。圆舞曲也有不同的节奏律动,抑扬顿挫,提按转折,奔走行立,跳跃腾挪,这是圆舞曲应该包孕的文化内涵。

    宣家鑫的书法,初以楷法为尚,力求沉稳坚实,后摹隶之韵,得古意粲然光华,复以篆立骨,强其笔势构形之美。尔后以楷隶入行,沉酣于两晋宋元兼涉明清,上下求索,古今神游,研精殚思,未尝一日不潜修沉思,碑版法帖,先彦前哲,多方交流,且与异域哲人沟通,一管长锋笔跳出毫宕激烈与曼妙幽玄得纸上舞蹈。他的全向拓展多才多艺,使纸上舞蹈呈多姿多态的价值指向,或驾长风以抒吐豪情或沐清风以表述幽思,或临大漠以仰观落照,或踏巨川以奔浪破涛……采几朵秀芳觅一叶野卉,也足慰白衣秀土的一片翰墨情怀。

    美翰临池,当是日课,雷打不动。执刀刊石,泼墨丹青,把卷苦读,宣家鑫在人生的黄金年龄段取得可观的成就。从练习曲到圆舞曲,生命意识将释放出更大的能量。

    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

奋力搏击的进行曲

    美国、法国、加拿大、日本、澳门和台湾,古老的传统国如文化之燕频频飞出国门,传播民族文化艺术。艺术家应该成为文化使者。宣家鑫当仁不让。经过多少年的勤奋努力和积累,声明鹊起,振翅高翔,亦在情理之中。此时宣家鑫的书法之舞野迈向新的一幕——进行曲的节奏奏出雄强韵味。

    书法功力的积聚与释放往往是个渐进拓展过程。朱衫少年的青春气息,白衣书生的风流倜傥,已渐渐漂逝,代之练达稳健神完气足的羽扇纶巾,力大的豪爽仗义,化作沉酣干练的纸上气象,震撼阅读者哪怕已经昏睡或沉迷的心灵。阅读其尽情宣泄审美感的草书文本,常常令我联想到项穆《书法雅言》的一段陈述:夫任笔成形,聚墨为势,漫作偏欹之相,妄呈险放之姿,疏纵无旧,轻浮鲜着,风斯下矣,复何齿哉。宣家鑫作草从不以险放姿媚为尚,他更注气势雄放笔力厚实,就像他的做人尚实弃虚诚信为本。朱和羹《临池心解》要求书法创作以“精、气、神为主。”具体表现为:

    落笔处要力量,横勒处要波折,转捩处要圆劲,直下处要提顿,挑趯处要挺拔,承接处要沉着,映带处要含蓄,结局处要回顾。

就目前宣家鑫在草书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感看,基本已能吻合上述标准,惟含蓄有些欠缺。这有两方面原因,客观方面毕竟人到中年,压力重重,年龄亦制约勒他的化解太过张扬的笔势;主观方面对风格的塑造幽多种选择,尚力重气的至刚至大难以兼顾含蓄,加之人格及生命本体上阳刚壮美,必然导致价值向度趋向猛利挺拔,但我以为更重要的是,商场竞争必须保持一种锐势,一种张力,一种永不停止的进去心。以宣家鑫的天资和修为,在他的生命的后一个阶段,会有百练纲化绕指柔的一天,那是人书俱老的至上境界。我坚信!

    成功的喜悦来自岁月无情的磨难。大难不死的宣家鑫是从死亡陷阱中逃出来的幸存者,所以,他珍视上苍的恩赐,他的死亡体验渗透到他的书写生命意识成了一种金不换的可贵资源,发而为书,书蕴诗情,诗性地书写源于生命,受到人格本体的深情召唤。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说的妙:“书若人然,须备筋骨血肉,血浓骨老,筋藏肉莹,加之姿态奇逸,可谓美矣。”草书是书艺的最高境界。并不是每个书家都能作草的,而宣家鑫能作常见的今草,还能作较少见的章草。这是一种能力体现。

    正是这种能力,步入中年黄金年龄的宣家鑫,又在自己的生命履历表上写了许多闪光的记录,作为这些记录的载体,散见于诸如《中国名人墨迹大全》,《中国书法艺术大成》,《中国当代书法家词典》,《世界当代著名书画家真迹大典》,《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等。而其艺术成就被专题介绍于英文版的《中国日报》,《澳门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书画报》,《中国书法》,《书法》,《书法赏评》,《书法报》,《书法导报》,《解放日报》,《文汇日报》,《新民晚报》等国家级、省级或专业报刊。除此之外,他还应邀任《中华名人书斋大观》,《中国硬笔书法家辞典》,《中国书画篆刻家年鉴》等顾问编委。可贵的是,一串串耀眼的光环,并没有使他迷醉,保持清醒的理性意识,艺无止境,枕戈待旦,蓄势待发,显得尤为重要。生命还在继续,生命的屡迹当然还在延伸:1990年,书法力作以国礼赠李政道博士六十华旦;1991年成功举办个人书画篆刻展…….2000年随上海书法家代表团出访新加坡;2001年出版《宣家鑫书法篆刻作品集》……

    在书写风格构筑方面,宣家鑫采取隶草会通的策略,即隶中含草意,隶之横势掺入草之纵势,而草中含隶韵,又使草书图象在“形”的塑造上别立一格。这和他厚实的章草表现功力有关,但又不同于章草,完全是今草的书写话语、格局、风韵和气象。随着中年时代的到来,初期的多方吸收,经过消化、吸纳、转换为自身的筋骨血肉,个体化的私人性语言风格已经在反复实践中获得确证。在审美观念的陈述过程,他厌恶那种被贡布里希称之为“相貌学误置,”拆解风格与社会生活或时代一一对称的形而上学方法。限于我的阐述学视域,本文不拟讨论宣家鑫的审美观与艺术思想,那是另一项工作应承担的范围。

    零距离长期观照,使我直感地认识到:宣家鑫具备诗意化的天资,善于运用优美的语言,传述对书法文本的细腻感受。这种语言和审美能力,不但磨砺勒敏锐的审美判断力,而且极大地充实并丰富勒书法史地语言。与此同时发展起来地书写风格传统表明,唯有在实践中保持诚实,宣家鑫总有一天会占据书法史研究地一个席位。

    假若将宣家鑫地书写风格放置到书法史上下文关系结构加以审视,不难感知他应有地诚实会有收获地季节,因为他已初步克服了“相貌学误置”(THE PBYSIOGNOMICFALLACY)认识局限。他的读书养心,加强了知性判断的力度,升华到理性认知高度,超越了大多数书家只知(会)写字,不求问学的唯感性局限。克莱夫贝尔以为:艺术有其自身的生命,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书法的抽象性格,决定它的题材、原型、表述都与具象无关,但抽象表现极大的限制,更需以诗养书以文生韵,以学问底蕴书外功夫补充“意味。”杨守敬《学书迩言》谓:书品高下维系“学富,胸罗万有,有书卷气,自然溢于行间。”

    理查德沃尔海姆的《作为艺术的绘画》宣称:艺术家相信,绘画诗艺术特殊意图的产物。一旦这种意图得以在其作品中实现,就能为“足够敏感,足具学养的观者”所领悟。倡导根据艺术家的PSYCHC来研绘画,消除或“平息”因“杂散联想或受其诱惑[而产生的]错觉”后,方能跟作品的意图相沟通的方法,同样适用对宣家鑫书法作品的解读。其实,这也是我一贯的以人为中心的艺术学研究方法。

    个体艺术家所追寻的独特探索之路,一方面取决于个人的禀性天赋和所受的训练,一方面取决于其所阐述的问题和自认可发现的东西。我之所以选择宣家鑫作为评论对象,显然和上述认识有关。

    宣家鑫草书对视象瞬间的把握,有很强烈的正确性或准确性,这是长期训练加悟性之结果。他从不鄙视任何一个对手,尊重对手,使之急速上升抵达理想的境界。弃陈词滥调,寻求新的细节补充脂肉筋骨,形成草隶汇通的书写表现模式,以期建构唯有独存的价值城堡。

    当20世纪行将关上沉重的大门之际,宣家鑫以其惊人的一跳,给守旧的书坛以惊心动魄的一瞥。弃官从商,放弃优厚的待遇,舒适的工作,保险的职业,但他没有舍去的是艺术,尤其是书法艺术。从朱衫少年白衣书生到儒商大贾,完成了他生命舞蹈的又一个身份转型。他的书法亦进入雄壮昂扬的进行曲。这种身份角色的急速变化,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一介儒生有此胆略,令人敬佩。冒险投入商海,毕竟与墨海畅游是两个全然有别的语境。成败得失,生死荣辱,前途未卜。就我个人而言,曾在万事具备的刹间,退缩了!站在宣家鑫的反面看,这种反差益显强烈。他的豪富和我的清寒,源于冒险和保险之间。文化人的下海往往走不出文化这个范畴。宣家鑫也不例外。作为经济文化实体,他的名下有颇具规模的画廊,更有呈上升势头的拍卖行,良性循环的运作,目前效益可观。但他并不视赢利为第一目的,而是以商养文,赞助文化事业,扶助贫困的书法同道,改变文化人酸腐的形象,消除当代“孔乙己”,促使书法文化事业更加兴旺发达。宣家鑫对国艺寄寓的一片深情是可以理解的。经济历来是包括政治、军事和文化等一切上层建筑及意识形态的基础,被经济学家称之为“无形的手”,左右着文化发展的历史走向和进程。常言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笔墨纸消耗,文献资料购置,是一笔巨大的支出,没有厚实的经济基础支撑,难以搞好书法这项文化事业。试看书法史上成就卓著的大书家,那一个不是家境殷实之人,或出朱门世家,或入仕为宦,或游食豪富,其中尤以扬州八怪与邓石如为典型,这是文化赞助活动,是一个重大的学术课题。当代伟大的艺术史家E.H.贡布里希爵士在<艺术史与社会科学>中说: 艺术史是生活这件无缝之衣的一根丝线,不可能在把它与经济史、社会史、宗教史、体育史这些丝线离析之后而不留下若干松散的线头。

    贡布里希只是提出了一些粗线条的看法,实际情况远为丰富复杂,只要有机会参看英国当代艺术史权威哈斯克尔的名著[TheReiationshipbetween theJesuitsandBdroqueArt]就能感知一二。对当代书家的理性观照或批评,窃以为哈斯克尔告诫后人,遵循传统的“Berensonversionofarftour”这种”贝伦森式艺术史旅行“,要极为有用的一种方式,尽管这种带有趣味的欣赏亦有其缺陷,但他的指点可以帮助批评家们发现:艺术家在艺术史的座标。我之所以用这样一段文字阐述艺术与经济的关系,旨在说明宣鑫在他书法生命之舞的第三乐章,以原有的身份为支点,又增加了新的身份,即艺术赞助人的形象,尽管这形象特征并不十分明显,尚处于萌芽状态,联系到他不长的经商史,其中原因不难理解。但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对宣家鑫的个案分析,寻找文人下海的深层次动因。这也是我写作本文的一个重要收获。

    随着社会文化角色的转换,拍卖行与画廊这个比较特殊的行业,需要艺术鉴定师的资质,宣家鑫早期开始的艺术史行旅造就了他厘定真伪的法眼。帮助他迅速进入这个新的角色。坦率地说,在商言商适者生存的游戏规则,使他分散了对书法的投入,从有形的书写(相对的转向)无形的书写,从小写的符号迈向大写的符号,铸造新的辉煌,以拯救书法的沉沦。

    宣家鑫的书法进行曲还只是开始,期待他奏出更强的时代乐章。强者的风范具有永恒的魔力。

    1818年,黑格尔应邀来到柏林大学当他一登上这所闻名欧洲的大学讲台,他就怀着欢欣鼓舞的心情,向他忠实的听众预告具有光荣传统的德国古典哲学的再觉醒。在这篇《开讲词》中,黑格尔劝告人们,空疏浅薄的意见和虚浮骄妄的作风是哲学的敌人。他指出,精神一旦为它的敌人所占据。理性便无法再去追求它自身的目的。哲学需要认识真理的真忱。艺术需要感性冲动,经商需要理性思索。仅以此言,赠老友宣家鑫。

  挥毫落纸如云烟,高谈雄辩惊四筵。

 
【 双击滚屏 】  【 打印 】 【 关闭
 

墨 的 张 力----宣家鑫书法展

“范曾金币”掺假?打假英雄王海再起诉

上海青少年书法艺术奖签约仪式在上海市市文联举行

宣家鑫书法展圆满闭幕

宣家鑫书法展隆重开幕

墨的呼唤——宣家鑫书法展

海上书画收藏精品展

书画收藏 眼力决定财力(新浪·播客)

“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典当研究中心”成立

《丹青援灾区,爱心助重建

宣家鑫捐款25万元建“希望小校”

海纳百川,情系中华艺术(中国书画网博客开通)

上海中天拍卖有限公司被授予静安区创建“劳动关系和谐企业”先进单位称号。

合作的桥梁 交流的纽带


宣家鑫参加青海西矿联合铜箔有限公司高档电解铜开工典礼


上海静安书画院院长宣家鑫参加中国国际徽商大会


爱心助学 托起明天的太阳



上海中天拍卖有限公司长年征集名人书画作品,尤其是海上名家的作品。



展销会所展销的全部展品均为中国历代名家书画真迹,其中主要以历代书画及当代海派书画为主。在历代书画部分,包括王铎的《书法长卷》、谢时臣的《溪山听泉图》、吴昌硕的《金菊盛开图》、张大千的《松下高士图》、程璋的《绿荫庭院图》、戈湘岚的《虎啸图》、吴湖帆的《石壁飞虹图》、汪亚尘的《流水桃花图》等;在当代海派书画部分,则有唐云的《松鹰图》、程十发的《大吉图》、关良的《鸿鸾嬉》、陈佩秋的《鱼乐图》、黄幻吾的《竹雀图》、施大畏的《王维诗意图》、申石伽的《劲枝天寒图》、周慧珺的《书法对联》以及刘旦宅、方增先、赵宏本、韩敏、林曦明、乔木、曹简楼、韩天衡、陈家泠、张桂铭、车鹏飞、陆一飞、毛国伦、徐昌酩、赵冷月、任政、胡问遂、张森、高式熊、王伟平、吴建贤、洪丕谟、刘小晴、戴小京等各类名家书画作品。

友情链接:

 
刘希涛-高鸿儒-
朱金晨-张伏年-
宣家鑫-俞蕾--
张文博-鲁 娜-
陈轶珺-周志高-
张文博-俞蕾--
宣家鑫-张伏年-
朱金晨-高鸿儒-
沈鸿根-王玉龙-
王玉龙-张晓 -
陈家林-宣家鑫—
朱金晨-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杨仁恺-徐邦达-
潘公凯-史树青-
陈燮君-
返回首页

_gos='c4.gostats.cn';_goa=321660;_got=4;_goi=1;_goz=0;_gol='流量统计软件';_GoStatsRun();
精拍艺术网提供技术支持 www.jingp.com 上海静安书画院
地址:上海市大木桥路88号云洲古玩城4楼   沪icp备17009275号
邮编:200032  直线:021-54960875 email:ztauction@163.com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