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轶珺--上海拍卖公司被揭自炒自买黑幕 知名藏家当托儿
 
 

      崇源拍卖公司佣金官司败诉 被告举证揭示“自炒自买”黑幕:


      我就是那个受邀举牌的“托”


      在几轮竞价后拍下了台上的那件藏品,但马先生却高兴不起来。因为马先生的真实身份和他身边的那些竞拍人不同。他是个拍卖公司的“托儿”,“火热”拍卖会上的助燃剂。本以为这场拍卖公司自导自演的戏会随着拍槌的落下而落幕的马先生却在几个月后意外地收到了法院发来的起诉状副本和开庭通知,原来拍卖公司把他给告了,要他支付拍卖的佣金及利息损失30余万元。近日,徐汇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离奇的案件。在经过调查后,法院认定这场拍卖会其实是场虚假交易,驳回了拍卖公司的起诉。


      离2010年的春拍不远了,有关拍卖行业的“黑幕”之前已被频频曝光,但在一些通行的潜规则之下,至今鲜有任何一家拍卖行或相关人员受到实质性的谴责或惩罚。面对行业的种种弊病,徐汇法院首次向上海拍卖协会发出了司法建议书。


      【设局】知名藏家既当顾问又当“托儿”


      马先生会参与这次拍卖会全因主办方崇源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的一函邀请。作为沪上知名的收藏家,拍卖公司力邀其与一位旅美书画收藏家一起担任“海上旧梦”拍卖会的特别顾问,并要求他们携各自的藏品参拍。“我带去了我的几件藏品,包括‘枣红皮籽玉摆件’、‘清镶红宝石鎏金龙纹一等银质大佩章’、‘民国镶红宝石珍珠嘉禾二等银质大佩章’、‘白玉大籽料摆件’等”这些足以证明马先生对这场拍卖的重视。


      其实特别顾问只是那场拍卖会上马先生公开的身份,暗地他还需扮演拍卖公司的“托儿”参与竞拍。不过竞拍目的不是为了收藏,而是为了制造拍卖会的热闹气氛,抬高藏品的人气和价格。“一开始我们就说好了,为了吸引人气,拍卖会以低价开始。先几轮叫价把拍品抬至内定价格,之后如果没有真正的竞拍者以高价竞拍,公司会安排自己人举牌或者由委托人本人举牌拍下,而无需承担任何佣金和其他费用。”马先生再一次强调,“这是一开始就谈好的,拍卖公司还给了我竞拍号牌。”


      【反目】“托儿”拍卖会后遭起诉


      去年4月1日,“海上旧梦”拍卖会准时开拍,但因为各种原因,拍卖现场气氛低迷。由于害怕低价成交,马先生不得已举牌竞拍。“那天我总共拍得了张大千、唐云、贺天健等名家的书画作品四幅,总价款271.3万元,这4幅画其实是另一名特邀顾问委托的。”


      虽然马先生知道这一结果是他和主办方自导自演的结果,但假戏需要真做,该过的场子还得走一遍。在拍卖会结束后,马先生在现场签署了上述拍品的成交确认书,确认书上除了载明拍品名称、成交价格外,还约定马先生同意按《拍卖规则》载明的成交价的12%支付佣金,在成交日起7日内一并付清。


      由于委托人和竞买人实际上都是自己人,马先生自以为相安无事,所以他并没有把签署的那份成交确认书放在心上。孰料几个月后的一天,他却意外地收到徐汇法院发来的起诉状副本和开庭通知,原来是崇源公司把他给告了。诉状上称马先生无故拖欠拍卖佣金,其行为已侵犯了拍卖公司的合法权益,要求马先生按约支付佣金及利息损失30余万元。


      “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马先生出庭应诉,并向法院递交了委托拍卖合同书、卖家清单、买家结算单等证据。其中就有一份由崇源拍卖公司工作人员书写的内定举牌价格清单,以此证明那场拍卖会其实就是一场拍卖公司一手导演的戏。


      【法院调查】崇源拍卖公司虚假交易


      虽然崇源公司否认马先生“托儿”的身份,但经过法院的调查,发现了这场拍卖会中的诸多猫腻。崇源公司在自己制定的《拍卖规则》中也规定,竞买人参加拍卖活动,应在领取竞投牌号前交纳保证金。马先生未支付任何保证金,却依旧拿到了崇源公司给的三张竞买号牌,这明显是崇源公司自行违规。再者如果马先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竞拍人,为何会拿到拍卖公司工作人员给拍品的价格清单,还要求他按照价格清单举牌,将拍品价格提升到位。而且明明是马先生拍下的那四件藏品,却早在拍卖会后就还给了委托人。


      纵观整个拍卖过程,足以说明崇源公司不仅明知而且实际参与了虚假交易,存在恶意串通,侵犯了其他竞买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规定,委托人不得参与竞买,也不得委托他人代为竞买。竞买人之间、竞买人与拍卖人之间不得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利益。故该拍卖行为应属无效,马先生无需支付任何佣金。


      圈内人揭秘内幕


      内幕1 拍卖公司自养“托儿”创造拍品“高纪录”


      “雇托自炒自买其实是业界公开的秘密,崇源公司这种作假仅仅只是小把戏。”一位曾经从事拍卖行业,如今转行做起其他职业的单小姐深谙拍卖之道,她告诉记者拍卖行业是一个容易为暗箱操作提供交易平台的“黑洞”行业。“基本每个拍卖公司都养着一群‘托’,甚至有不少公司还共用几个‘托儿’。这些‘托儿’或是委托第三方以竞拍者身份参与拍品竞价,或是自己临时‘制造’的几个买家。”


      “托儿”的责任主要有两个,一是哄抬价格,为拍品“定价”,从而便于拍品的第二次流通。用“托儿”做“钓饵”,期望“钓”到竞价大买家的“冤大头”。二是为了创造拍品“高纪录”,靠“托儿”在拍卖会上进行“炒作”,许多举牌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与谁竞价。其中,“托儿”的炒作是频频出现“天价”的直接原因。”单小姐说。


      记者了解到,虽然《拍卖法》中明确规定“拍卖人及其工作人员不得以竞买人的身份参加自己组织的拍卖活动,并不得委托他人代为竞买”,但这部法律并没有解决“托儿”横行的拍卖现状。在实际的市场操作中,拍卖行“自拍自买”的现象依然存在,且屡见不鲜。


      内幕2 事先与买家约定价格竞价过程只是“表演秀”


      在采访中,单小姐进一步揭示了拍卖公司的潜规则。她说,拍卖公司在拍卖场上展示的拍品,有一部分实际为“假拍”。假拍是指拍卖公司在私底下与委托方达成交易共识,以一个双方认可的价格从委托方处购得货品,实际上拍卖公司已经成为这件货品的拥有者,而不是中间人。随后,在拍卖当天,这件货品以拍品的身份出现在拍场上,台下则由“托儿”把关,即便有买家频频叫价,也会有“托儿”保驾护航,在一遍一遍的竞价过程中,迅速哄抬价格,提升拍品的知名度。


      当然,这些火爆场面只是拍卖公司为手头持有的拍品下次“露面”而进行的铺垫,目的是在“真拍”时,获得一个经过炒作后到达的高价。


      拍卖公司如此花心思的原因只有一个,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的收益远远高于获利的正当途径———佣金,利益的驱使使得这种假拍现象愈演愈烈。“遗憾的是,这种情况目前来看无法避免,也无有效方式辨别。”面对这一现状,单小姐表示了无奈,即使是那些没有被拍卖公司买下的拍品,在竞拍之前,委托方、买受方和拍卖方也会事先约定了“真实”的成交价和佣金。可在拍卖场上体现的最终成交价却高于事先约定的价格,这往往是拍卖行在现场进行的“表演秀”,是做给别人看的,目的是进行炒作,以期在下次交易中获得良好的回报。但在最终结算的时候,并不会按照现场的成交价进行交易,而是遵循事先约定的“真实”的成交价。


      行家支招


      别把拍卖会太当回事


      针对拍卖会上存在的很多猫腻,文化部书画评估委员会书画鉴定委员、上海静安书画院院长宣家鑫给竞拍者提供了一些建议。首先,不能盲目投资,在做此类投资前,必须培养自己的眼力,多找些相关书籍看、多听听专家的讲座、多看一些好的拍卖会,以提高自己的鉴定能力;不要太把拍卖会当回事,拍品本身价值及实际市场走势才是其真实价值的体现。其次,对于藏品的来源,尽量在专家的指导下购买,或是找有一定实力、专业性强的拍卖公司购买,这样相对来说上当的机会会少一点。总之,多看慎买,要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再出手。


      宣家鑫奉劝参加拍卖会的朋友切记一些原则:一是要懂专业,懂什么买什么。二要懂市场,了解市场行情走势。三要稳,该出手时再出手,不要冲动。四要心理准备充分,一旦上当或是高价买入,不要后悔生气。


      司法建议


      鉴于涉诉的拍卖纠纷多次发现违规违法的拍卖行为,如未经委托人同意,将委托人所有的流拍物品出售,最终导致流拍品未能追回;为了哄抬价格;拍卖人、委托人、竞拍人恶意串通等。徐汇法院日前向上海市拍卖行业协会发出司法建议书,建议加强对拍卖企业监督管理,建立拍卖企业诚信审查和考核制度,并定期向社会公开考核结果;提高从业人员执业水平与法律意识,对从业人员进行专业培训和信用考核;制定相应的行规行约,完善责任追究机制。

来源:青年报 记者 陈轶珺

 
【 双击滚屏 】  【 打印 】 【 关闭
 

墨 的 张 力----宣家鑫书法展

“范曾金币”掺假?打假英雄王海再起诉

上海青少年书法艺术奖签约仪式在上海市市文联举行

宣家鑫书法展圆满闭幕

宣家鑫书法展隆重开幕

墨的呼唤——宣家鑫书法展

海上书画收藏精品展

书画收藏 眼力决定财力(新浪·播客)

“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典当研究中心”成立

《丹青援灾区,爱心助重建

宣家鑫捐款25万元建“希望小校”

海纳百川,情系中华艺术(中国书画网博客开通)

上海中天拍卖有限公司被授予静安区创建“劳动关系和谐企业”先进单位称号。

合作的桥梁 交流的纽带


宣家鑫参加青海西矿联合铜箔有限公司高档电解铜开工典礼


上海静安书画院院长宣家鑫参加中国国际徽商大会


爱心助学 托起明天的太阳



上海中天拍卖有限公司长年征集名人书画作品,尤其是海上名家的作品。



展销会所展销的全部展品均为中国历代名家书画真迹,其中主要以历代书画及当代海派书画为主。在历代书画部分,包括王铎的《书法长卷》、谢时臣的《溪山听泉图》、吴昌硕的《金菊盛开图》、张大千的《松下高士图》、程璋的《绿荫庭院图》、戈湘岚的《虎啸图》、吴湖帆的《石壁飞虹图》、汪亚尘的《流水桃花图》等;在当代海派书画部分,则有唐云的《松鹰图》、程十发的《大吉图》、关良的《鸿鸾嬉》、陈佩秋的《鱼乐图》、黄幻吾的《竹雀图》、施大畏的《王维诗意图》、申石伽的《劲枝天寒图》、周慧珺的《书法对联》以及刘旦宅、方增先、赵宏本、韩敏、林曦明、乔木、曹简楼、韩天衡、陈家泠、张桂铭、车鹏飞、陆一飞、毛国伦、徐昌酩、赵冷月、任政、胡问遂、张森、高式熊、王伟平、吴建贤、洪丕谟、刘小晴、戴小京等各类名家书画作品。

友情链接:

 
刘希涛-高鸿儒-
朱金晨-张伏年-
宣家鑫-俞蕾--
张文博-鲁 娜-
陈轶珺-周志高-
张文博-俞蕾--
宣家鑫-张伏年-
朱金晨-高鸿儒-
沈鸿根-王玉龙-
王玉龙-张晓 -
陈家林-宣家鑫—
朱金晨-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宣家鑫-宣家鑫-
杨仁恺-徐邦达-
潘公凯-史树青-
陈燮君-
返回首页

_gos='c4.gostats.cn';_goa=321660;_got=4;_goi=1;_goz=0;_gol='流量统计软件';_GoStatsRun();
精拍艺术网提供技术支持 www.jingp.com 上海静安书画院
地址:上海市大木桥路88号云洲古玩城4楼   沪icp备17009275号
邮编:200032  直线:021-54960875 email:ztauction@163.com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