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神写形——石鲁人物册页赏析
 
 

      石鲁(1919——1982),四川仁寿人,原名冯亚珩,因慕石涛、鲁迅之品格,遂以石鲁为号。1936年毕业于成都美术专科学校,1949年后,历任中国画研究院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陕西分会主席、陕西中国画院名誉院长。早期致力于中国画的创作,勇于融古开新,作品富有时代精神和独特风格。他一生致力于中国画继承与创新的事业,大胆进行艺术探索,主张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以其敏锐的思想力度和超人的创造锐气创作了一批绚丽夺目的崭新中国画,奠定了其作为“长安画派”领军人物的地位。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末期,石鲁的艺术探索被诬为“野怪乱黑”,身心受到严重的打击摧残,在痛苦的疾病折磨和残酷的政治迫害下,刚直不阿、拼搏奋斗的石鲁,顽强的与命运抗争,更加愤发的将民族传统的中国画进行更加大胆的改革探索。石鲁后期创作的书画作品,其具体内涵和特殊形态,与他在文革中的遭遇直接有关,他成了一个最清醒的狂人和最病态的开拓者,他的作品出现了常人不可想象的奇异景观,他挑战和颠覆传统的创作手法,表达难以用言语传递的内涵,创造了奇峭悲壮的惨烈之美。

      石鲁是中国二十世纪美术史上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大师之一。作为一个有划时代意义的画家,他对中国美术事业的贡献表现在突破性、开拓性、实践性和理论性等方面。

      此本人物肖像册页,是石鲁晚期人物画的精品力作,共有10幅作品,其中6幅头像,2幅半身像,2幅全身人物画。画家自题为“头像习作”,未署年款,根据作品的个人风格、题款的书法特点以及独特的用印方式,可断定为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的作品。

      在石鲁的全部作品中,人物画占据了不小的比例,但是他的后期作品,大多为松、荷等花草树木,鲜有人物画。因而这本册页弥足珍贵。这十幅人物画,与其早中期的人物画,风格迥然不同,有明显的突变,而与画家晚年的整个创作风格相一致,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大胆求变求新,展现出一种不同凡响的艺术境界。

      中国人物画历来有工笔人物画和意笔人物画之分。较之工笔人物画,意笔人物画对画家的笔墨功底的发挥、艺术修养和创造性有着更高的要求,意笔人物画强调的是“意”,在审美观念上更注重主观意趣的发挥,客观物象与生活本身的表现只成为体现画家审美情趣与思想的依籍。而在意笔人物画中,水墨意笔人物画较之着色的意笔人物画,对画家驾驭笔墨的能力与技巧要求更高。石鲁的这10幅的作品,全部是水墨意笔人物画。寥寥数笔,一个个形象饱满,鲜明生动,精、气、神毕现的人物跃然纸上。在对传统的继承上,我们不难看到梁楷“简笔画”的影子,不求精细,而以豪放之笔,夸张的形体,用线、点、面结合的方式作画,比工笔人物画更多地发挥笔墨的形式功能和趣味。在笔墨的运用和把握上,更为大胆,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显示出纯熟的技巧和超乎常人的魄力,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充分诠释了石鲁“以神写形”的艺术主张,把中国传统水墨意笔人物画的创作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

      传统的水墨人物画多是以线造型,石鲁的这本册页却多用了山水画的皴法和笔触,在笔墨的运用上,浓、淡、干、湿均是根据刻画对象的不同而采用不同的处理方式。同样表现老人面部的皱纹,由于对象的不同,运用了不同的皴法,而呈现出明显不同的质感。用横向带状的笔触表现饱经风霜的老农民的质朴(作品一),用钉状的短横线来刻画知识分子的睿智(作品五),把岁月刻痕、人间沧桑活灵活现地展露出来,令人过目不忘。

      作品二表现了一个翩翩起舞的藏族少女。这幅画很特别,人物面部只用二笔点出了眼睛,其余五官一概不画,真是惜墨如金!画人物正面不画五官,这似乎是违背常理的,但在这里却有着生活的依据。舞蹈是通过演员的肢体动作语言来传达其内涵的,看舞蹈表演留给观众印象最深的不是演员的面部,而是婀娜的舞姿和令人目眩的动作。表现动感是这幅作品的灵魂,画家用连续急速的弧线笔触准确地勾画出了演员高速旋转的身体,惟妙惟肖,动感十足。正如石鲁自己所说:“有的人特点在眉目,有人在嘴,有人在脸形或整体。要抓美点。加强一面,就要削弱另一面。记不得的东西,就是最不重要的东西。动愈速,神愈真,要记其神”。在其他的几幅作品中,同样体现出了画家的这种理念。画家对生活的深入观察和思考,捕捉人物灵魂的高超能力,真教人叹为观止。

      古人说墨分五色,但在石鲁的笔下,墨何止五色。中国画的墨色与西方素描的作用不同,在人物造型上,浓墨、焦墨、重墨、淡墨不是表现光影明暗关系,而是表现物象的传神与结构。作品(七)刻画了一个身着藏袍的少数民族人物,画家用浓淡不同的墨色勾画出藏袍上的图案,然而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却分明是色彩斑斓、鲜艳夺目的民族服饰,画家驾驭水墨的技巧令观者拍案叫绝。

      这十幅作品,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就是“画印”。文革后期,石鲁将他以前用过的大部分印章统统磨去,在作品上用笔来画印,无论书法还是绘画,根据不同的画面结构,画出不同内容不同形状的“印章”。所画之印,造型、结体、章法布局,构思奇巧,变化无穷,每个“印章”都是不相同的,“以印入画”,印是画的组成部分,他把印也变成了即兴创作。画印,是石鲁后期作品特有的与众不同之处。

      这本册页,石鲁题款为“头像习作”。石鲁喜欢把自己的作品称之为习作,这本身就表明了画家对艺术的永不停息地探索与追求。

      石鲁的作品,有一种惊世骇俗地艺术魅力,使人看了还想再看, 每看一边都会有新的发现与感受。他用传奇般的一生构画了一幅幅意境深邃的图画,让人们看过之后,意犹未尽,留下了许多想像的空间。掩卷长叹,这样一位划时代的艺术大师,天不假年,早早地离我们而去。倘能活到今日,在艺术探索的征途上,他一定会创造出更令世人惊叹的成就来。

 
【 双击滚屏 】  【 打印 】 【 关闭
       
       
汉墓壁画中的天门  
书法应重回人文传统  
法国东方艺术博物馆遭暴力  
上海海派书画艺术馆书法培  
荣誉证书  
瓷都印象:景德镇潜力艺术  
假货泛滥 华人收藏家大会  
麒麟周刊 第28期 字如  
墨 的 张 力----宣  
著名书法家宣家鑫当选上海  
书法报第六届(2010)  
《艺博鉴宝》!——201  
“上海青少年书法艺术奖”  
二月春风似剪刀  
典当:最古老的资金救急  
返回首页

_gos='c4.gostats.cn';_goa=321660;_got=4;_goi=1;_goz=0;_gol='流量统计软件';_GoStatsRun();
精拍艺术网提供技术支持 www.jingp.com 上海静安书画院
地址:上海市大木桥路88号云洲古玩城4楼   沪icp备17009275号
邮编:200032  直线:021-54960875 email:ztauction@163.com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网站管理